和也

如你所见的超弱

【轰爆】果酱

* 攻受不明显慎,补习时间点,已交往设定
* ooc属于我
* 练习写kiss的复健用短打

  

  

   爆豪胜己不是一到假期就会窝在房间里颓废度日的类型,但课程和斯巴达式补习合力带来的损耗让他不得不容许自己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好好休息。

   即使如此,一觉睡到傍晚也太夸张了。

   就像为了发泄自己睡眠不规律引发的头痛,爆豪不顾牙龈的刺痛大力摆弄着牙刷。在洗漱结束的同时门外传来了钥匙在门锁中转动的声音。

   他记得备用钥匙只有交往中的那个混蛋带着。

   阻止是做不到了,爆豪冲出浴室时轰焦冻早已擅自走进房间还反手锁上了门,他搞不懂自己当时怎么会给这半边混蛋钥匙,简直蠢爆了。

   “你搞什么??”

    余辉透过窗帘照亮了轰敷着数个药贴的脸,一罐颜色过分鲜艳的果酱被他持在手中。

   “草莓酱。”似乎是进行过仔细的思考,半晌后轰认真的回答。

   “我没问你这个!”

   轰轻松躲开爆豪扔来的枕头,不顾他的抗议在床沿坐下。

   “空调温度是不是太低了?你的感冒还没好吧。”

   “要你管,”爆豪借着窗外微弱的光捡起枕头,随后便失衡般的扑回被窝,“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回音迟迟未来,只有合金与玻璃频频接触发出的清脆响声迎合着空调的运作传入他耳中。谁让他自愿交出了备用钥匙呢?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爆豪选择无视身后的人将头埋进被子,任由人造冷空气透过背心侵蚀他的皮肤。

   自脸颊突如其来的冰凉在他实施揍轰一顿的想法之前将迷迷糊糊的反射神经唤醒,眼前是无盖状态的果酱瓶。

   “给。”

   爆豪完全无法理解轰焦冻的电波。他此刻就像被逆毛抚摸的猫一样跳起来,一脸咬牙切齿却又对轰无可奈何。

   这阴阳脸混蛋要耍人到什么时候??他决定用果酱糊轰一脸。

   就算是购物时总会绕过果酱货架的爆豪,也察觉到了将手伸进玻璃罐时的异样感,但此刻他脑中只有轰满脸果酱的狼狈模样。

   失败——对方先一步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果酱沿着手指间的空隙流……并没有,轰自顾自的将果酱连带他的手指送入口中,散发着热气的舌将之前还是冰凉的指尖包裹。
 
   爆豪终于明白了轰的目的,手心传来的瘙痒和舌面粗糙的摩擦感另方才的怒火瞬间熄灭,只剩下难以启齿的羞耻心不断折磨着他。

  “……之后给我把床单换了。”

   “嗯。”

  爆豪悄悄抬高视线,意外发现恋人连耳朵也冒起向果酱色前进的红。轰这家伙那么喜欢吃甜食的吗?他都不知道。果胶、颗粒、纤维素、淀粉溶解物,大概就是这些甜腻的东西,在他与轰之间充当着调和剂。

  轰焦冻垂眸专注着手前的工作,染上了潮红的脸却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把碍事的发梢捋到耳后,让画面更加不可思议的色情,爆豪感到喉咙越发干燥,一阵平日被自尊心抑制的欲求化作汗水将单薄的上衣浸湿。

   大概轰本来就没打算抵制食物浪费,他抢在爆豪出声前将不坦率的话语吻回去,轻抿对方水分蒸发的双唇后熟练的撬开牙关,向深处进攻。

   意料之外的刺激使爆豪猛的一颤,卷袭他口腔的是熟悉的味道和痛感,与轰的温柔形成了强烈反差,发烫的舌尖轻触他的上颚,掠过他的牙,双方的舌互相交缠,吮吸碾转,爆豪被这强烈的热情挑逗得赤耳面红,但呼吸困难很快就将两人分开了。

   “该死的这不是辣椒酱吗?!”
  
   爆豪皱着眉舔了舔食指上的酱料,随后看向正伸舌头吐气无力应答的轰焦冻。

   爆豪胜己喜欢一切辛辣的食物,但是轰不同,他的眼睛只会对凉的荞麦面闪闪发光。

   明明……就不擅长吃辣。

   爆豪粗暴的拽过轰的衣领,在他红肿的双唇上啃咬肆虐,一抹扎眼的红从轰被咬破的嘴角散开,爆豪将它舐去后进行更进一步的深入。

  充满口腔的铁锈味和辣椒碱另肾上激素活跃起来,爆豪感受到恋人的指甲划过头皮,敏感的腰间被不留情的揉搓,嘴角被涎水感染刺痛,轰的鼻息拍打在上唇,分不清是谁脸上的药水味占据他已不被鼻塞阻碍的呼吸,不受控制的汗腺导致伪硝酸甘油的酒精味在空气中逐渐扩散。

   这破空调温度哪低了。

   几乎是被直线上升的多巴胺掠夺了理智,想把那人的一切占为己有,想将自己的全部交付给对方,仿佛除此之外全世界都变得无关紧要。

   直到窒息感逼近至最后关头,两人才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

   爆豪脱力的向背后的墙倒去,将手背搭在眼前发出短促的喘息,轰却没打算停,他翻身面向对方,唇瓣避开药贴顺着骨感的下颚线滑落,至颈部时稍稍的施力让无防备的脆弱皮肤留下了泛红的报复性标记,不体谅人的呼气又轻咬爆豪的耳垂,好像永远不会厌烦。

   他最终还是停留在肩头,像只粘人的猫一样埋在恋人的颈窝,贪恋着那仅属于自己的独特气息。

   爆豪胜己拿趴在他身上的轰完全没有办法,他听见自己心跳高鸣,仿佛要爆炸一般发出“咚咚”的响声,紧贴的胸膛对面也传来同样的讯息。

   “胜己,你刚刚用'个性’了吗?”轰焦冻抬头,那带上一份慵倦的迷人眼眸正凝视着自己。

   “才没有啊……”

   为了掩饰复发的燥热,爆豪侧过脸去试图转移注意力,一直被忽视的空腹感却向他袭来了。

   啧好饿……不知道食堂还有没有荞麦面。

   在他胡思乱想的期间耳边传来了安稳的呼吸声,爆豪戳了戳那还在微微泛红的侧脸,突然很庆幸课程和补习的费力,不然他可能直到明天才能吃成饭。

   算了,等这家伙醒了再说吧。

  

  

END

——————————————————————————
好久没动手了比想象中要累……第三人称超苦手orz

想开车但毫无经验所以先练习接吻试试,不知道有没有搞砸(

没有好好把握攻受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