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也

如你所见的超弱

脑洞

   深雨和ai是同桌,准确来说是初中同桌,她们,也是我的初中是位于四线城市A市一所受到全市小学生“毕业后要考上”之祈愿的私立学校,因此同级生都有着不知其名的优越感。
  深雨是在录取线倒数第二阶梯通过某种不能说出来的方式入学的,而我幸运的获得了全年级唯二的艺术生名额,ai则是从头到尾有学霸光环覆盖的正取生。
  ai是被困在名为图书馆的城堡里的公主,深雨是拘束她的魔王,而我,是前来营救她的勇者。
  “闭嘴,图书馆里要肃静,你这垃圾。”
  硬皮本边角传递给头皮的疼痛比起某种质材造成的心灵破碎的声音更快的刺激了我的反射神经。
  相当痛,于是我虚张声势的举起双手,想使尽初中生全部力量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我不打女人。”
  “比起说废话先从我的视线里滚出去。”
  “你真的很过分诶!”
  深雨纤细的手指用表面现象看不出来的力道扯着我的头发,把两人的距离拉到了平时的35%,而我趁机把手伸进她从来都不好好整理的领口,换来的是她不是因气急败坏变成赤色的脸和不堪的发言。
  ai趴在不知道有没有人每天清洗的桌子上,右手拿着物色好的书,左手不愿意剪掉的指甲在桌面上有规律敲打,然后用不知是欣喜还是厌恶的视线投向我们。
  在她宛如石头的黑色眼眸中看到了狼狈,混乱,不理智的我的脸。
 “好吵哦。”
  深雨停下单方面对我痛殴的动作,满怀歉意的看着ai,然后像翻书一般的换上了“怒”的鬼面,说,
  “出去。”
  AoI,103928败。
  就像透过浴室玻璃门看着淋浴喷头工作,外面的雨这样半吊子的下着。
  出去是因为我是个好学生,图书馆关门了。ai撑起她平时随身携带的,有着印花和荷叶边的阳伞,越过了雨和阴天的分界线。
  “拜拜啦。”
  “……都说了别学我这个坏习惯啦,老是喜欢用啦这个字,我也要改掉啦。”
  说着和内心语言不符的话,把“回家路上小心”吞在喉咙里。
  “你在干什么?”
  是深雨,她意外的没有四处张望着寻找ai的身影,而是向我搭话。
  “没带伞啦。”
  “这样啊。”
  示威一般的拿出雨具。
  “快点过来。”
  在感叹她手心的温暖之余被模模糊糊的拉进了属于她的空间。
  吐着白沫的制服鞋踩在由于环境不好而浑浊的积水中,贴身衣服被浸湿和空间不兼容的不适引起了久违的焦躁感。
  一路无言。
  深雨的黑发在双重阴天的渲染下显得更加阴沉,和苍白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对不起。”
  没有因为冷空气颤抖的声音直达我的听觉神经。
  “你讨厌我了吗?真的抱歉,我没有恶意的,因为真的没有自知,都是你的自己的错……不,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啦,我真的很烦吧总是自以为是……”
  “停——”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我还没有心胸宽广到接受她的复读机连击。
  “知道啦知道啦,没有讨厌你,深雨是好孩子……”
  “恶心。”
  哇。
  所以说嘛……我乖乖的闭上眼睛,感受着这种被强行协助作弊还不幸让老师逮到的憋屈感。

待补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