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lan

偶尔写些东西 文力极低迷

【东方】【记者组】花火

距离上一次出门取材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妖怪有着永久的寿命,因此时间观念不由分说的变得淡泊,更别提日常一成不变的我。
靠着便利的念写能力,我就算足不出户也能得知天下事,因此慢慢地养成了不再出门的坏习惯。
触觉感受到的自然变化告诉我夏天来了,但这次也只是说着“好热”直到结束吧。
“我说啊,你老是呆在家里,会被幻想乡抛弃的。”脑中响起了讨人厌的声音。
……是时候出门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突发决定落空,我立即带上相机走出了家门。

久违的天空与记忆中的画面完全重合,身边的云雾在翅膀飞行所造成的漩涡中消散。
蜗居已久的我虽然不能与其他鸦天狗一样飞快的飞行,但也能轻松超过一般妖怪的速度。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毫无目的的飞行让我感到迷茫,此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啊呀啊呀,这真是少见呐。”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的大脑瞬间死机了。
窝在家中带给我的不止是速度下降。
“……好,好久不见,文。”
就像患上了口吃一样,说完的同时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射命丸文,就算是在鸦天狗中速度也是出类拔萃的,而且有着幻想乡中高等级别的力量,更值得一提的是她的新闻,关注度很高内容也非常有趣,但几乎都是一堆添油加醋的真话。
“连你都出来了啊……看来今天的夏日祭非常有料头啊。”
“夏日祭?”
“……难道说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出来了吗?”
文的语气明显不怀好意,看来为了给自己圆场必须要说谎了。
“我当然知道啦,毕竟我是有念写能力的。”
“还是老样子的喜欢偷懒啊,既然决定出门取材就不要再依赖念写了。”
感觉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这次就勉为其难地和你一起去取材吧。”说完向我伸出了手。
“不……我是说……”
还没等我说完文就强硬地抓住我的手腕开始高速飞行,耳边呼啸着的风越来越强烈,我的脸颊甚至因此开始发麻。

还没回过神来就到达了地面上,我揉了揉乱发忍不住对她抱怨:“你的做法还是那么粗暴啊,速度快过头了。”
“我才不会给身为鸦天狗却连飞行都不能适应的家伙道歉。”
这算什么,文这家伙也太狂妄了吧,我不打算继续和她争论,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这应该就是人类所居住的人间之里了,从未出过妖怪之山的我多多少少也产生了好奇心。夏日祭大概算宴会的一种,还是会在博丽神社举行吧。
“你在发什么呆,再不跟上来我就丢下你了。”
最好是走开让我一个人取材啦。
不过宴会一般都是妖怪在举办,来人类的居所又是有什么意图。
“啊找到了,你好——这里是文文新闻,听说是八云紫小姐提出要举办夏日祭的,请问夏日祭都会做些什么呢?”
那位妖怪的贤者居然在人间之里,能那么轻易就找到她,文的信息网真大啊,而且,这个自然的态度……我也稍微看着学习下好了。
“就是喝酒,赏花。”
“还有呢?”
“还有喝酒。”
“这不是和一般的宴会没有区别吗!”
文露出一副扫兴的表情,用手中的笔三两下将前面的字迹划去。
“嘛,外界的夏日祭就是抓鱼放火玩水,看起来十分无趣啊。”
那到底是怎样的宴会啊。
“诶——外界的人类真是野蛮呢。”
你有资格说吗。
“采访结束,现在可以去博丽神社了。”
文将手中的本子合上,我在她的允许下看了眼记录的内容。
‘妖怪的贤者八云紫自曝自己的酒鬼属性,夏日祭实质上是野蛮的犯罪聚会?’
意外的符合实际,看来她也学会适可而止了。

经过一段短暂的极速飞行,我们到达了博丽神社。我细细端详着这座贫乏的神社,地上有许多的落叶,看来巫女并不勤奋,神社前的塞钱箱一看就知道空空如也。
毕竟从人间之里到博丽神社的兽道十分危险,不可能会有人类会长途跋涉到神社参拜的,这里倒是有许多的妖怪光顾。
“灵梦——灵梦——”文在神社前喊了几声,但很久都未见到巫女的身影,“奇怪,不在吗……”
“先坐着等等吧。”
文说完就在鸟居前的阶梯坐下并伸了个懒腰。
明明只是想出门透透气,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我和文采访夏日祭呢,不,是参观文式取材。
“羽立?你在干什么啊,坐下来啊。”
久违的被叫了名字,我有点适应不过来。
“羽立?”
又被叫了,这杀伤力稍微有点难办啊。
我以非常别扭的姿势坐下,当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托付给地面时才感觉好了些。
风吹得树叶沙沙响,在我的耳边形成不知名的旋律,轻轻地拂过脸颊的也不再是强烈的风,被惬意的氛围萦绕的心情终于能放松下来。
“原来文也会浪费时间啊……”
“虽然我是想去找点乐子啦。”

“为什么会想要写新闻呢?”
啊,不知不觉就问出口了。
“这算什么……”文无奈地笑了笑,“当然是看到八卦的事情很有趣啦,你不是也在写着老掉牙的新闻吗。”
“老掉牙又怎么了,你的一堆谎言被喜欢才奇怪吧。”
“这种事情开心不就好了吗。”
意料之外的发言,或许文比表面上看起来的要单纯。我正犹豫要如何回答时,一声呼唤如风铃声般飘过来。
“这不是文吗,在神社前做什么呢?”
灵梦回来了,她一边提问一边从前方的台阶走来,“诶?还有一个面生的鸦天狗啊。”
文站起来向灵梦走去:“这家伙叫羽立,是个家里蹲所以不常见啦——我们找你有要事,是关于今晚夏日祭的采访。”
“夏日祭?昨天好像有听紫提起过,夏天的宴会而已吧。”
“啊啊……又是宴会,每次清扫都要我忙上半天,烦死了。”
似乎真的是个不勤劳的巫女呢。
“那个……灵梦小姐讨厌宴会吗?”不是为了采访,只是觉得听到宴会会不开心的人真的非常少见,我不禁问道。
“也不算讨厌,总之很麻烦。”

离开了神社,就算是文也不知道接下来的目的地是什么,夜色也慢慢落幕了,我们干脆就在台阶下闲聊起来。
“看来灵梦很受欢迎啊。”
“那是当然——她可是个相当有趣的人呢,虽然她本人貌似对受欢迎不感兴趣。”
“……文好像很喜欢她的样子。”
“哈?我对灵梦?不可能啦,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她的语气变得慌张,使话语本身的可信度低到了极点。
“对了,你千万不要和灵梦玩弹幕游戏哦,那个家伙强得一塌糊涂。”
“弹幕游戏啊……能把文打趴下就好了。”
“你刚刚说什么?”

幻想乡很快就迎来了夜晚,各个妖怪都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博丽神社。
我和文在天空中注视着这一情景,光是这样就足够壮观了。我拿起相机想记录下下方的画面,但由于镜头太小无法拍到清晰的图像。
相对的,文的相机真好啊,能拍到很远的地方。
“哼……换胶片的时间真短呢,虽然我才不会羡慕啦。”文在一边看着我说出意味不明的话。
“好了,快去神社吧。”
妖精,妖兽,鬼,幽灵——各种各样的妖怪都来到了神社中,甚至还有地底的妖怪,大家都捧着酒杯赏花,谈笑风生。
“啊啦灵梦,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坐在灵梦身边的是八云紫,即使用扇子遮住了脸也掩饰不住她的笑意。“你们每次玩完都只有我一个人清扫,心情能好到哪去啊!”
“灵梦~不要生气啦,喝吧喝吧~”另一边的是鬼——伊吹萃香,她正一个劲地往灵梦的杯里倒着酒,灵梦的酒量似乎很差劲,一杯下去就变得开心了起来。
“羽立,在采访之前不喝点酒吗?”文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摇晃着酒杯递到我面前,我接过它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天狗可是酒豪,这点程度是不会醉的,但我不能保证自己的酒量还能与鬼比肩。
这次不能再看着文了,我自己也能去采访,就算失败了还有念写呢。这样想着的我向一个妖怪走去,但还没走出几步手腕就被紧紧攥住了。
“……文?”
“喂,羽立,我们来玩弹幕游戏吧。”
文永远不会等我回答,惊讶之余她独自窜上了天空。
这次,没有抓着我的手。
嘛,我也是鸦天狗啊,怎么可能不会飞呢!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自己无意中的全力以赴,我以最快的速度赶上了她。
文的速度果然很快,她放出的弹幕如她本人一般的飞快爽朗,但是非常的单纯。
周围的风异常猛烈,文的身边也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漩涡。弹幕出乎意料地规律和安定,混乱之中我隐隐约约看见了文的笑容。

“哦哦哦开始了。”
“两个鸦天狗啊。”
地面上传来妖怪们的谈笑声,我也抛弃了最后一份理性。
自幼起,一直憧憬着的光芒。
“又是我赢了呢,羽立。”
不论什么时候,注视着的都是她的背影。
憧憬也好嫉妒也好,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在心中挣扎着,她太过耀眼了,耀眼到灼目 ——但无论如何都无法移开视线。
烟花般的弹幕在空中炸裂绽放,热闹至混乱的宴会迎来了高潮。
我拼命地睁开眼睛,很快在烟火中找到了文,她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走向我。

“你啊……”

“你好~这里是文文新闻——”
“陪你放烟花的射命丸文,你喜欢吗?”

“……”

我才不喜欢呢。

评论

热度(9)